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算计我不能娶你 > 第1632章 番外,摄政王夫妇吵架

第1632章 番外,摄政王夫妇吵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1632章番外,摄政王夫妇吵架
  
  ……
  
  来参加婚礼的人虽然很多关系都很亲近,全是沾亲带故的。
  
  摄政王府也很大,完全能安排不少宾客留宿。
  
  但绝大多数还是住在外面专门的地方。
  
  只有极亲近,又方便的少数几位留了下来。
  
  第二天早饭时间。
  
  九儿看了看门外,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“哎,大约是昨天成婚礼父王和娘亲累着了,所以这个时候都没起床。看来,早饭只有我们一起吃啦。”
  
  桌子上还有譬如东方卿和苏与,以及凤鸾千青黛一行人,然后还有和九儿他们差不多大的不过十岁的殷离。
  
  都是血缘至亲的关系。
  
  九儿这话一出,桌上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。
  
  “不然,我给父王和娘亲送点去吧。”
  
  “慕容九。”长孙情面无表情,看上去很‘兄长’气场的出声,“食不言寝不语,不知道?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  
  九儿立刻对才两岁的长孙与道,“小与,你看,他在内涵你。”
  
  旁边漂亮得不得了的小少年殷离偷笑了声,面上却很无辜很正经,“阿九妹妹,这道鱼丸好好吃,我给你夹一只啊。”
  
  已经是个真正少年的苏与也温文尔雅的插话,“听说南城那边的琉璃窑很有趣,吃完饭阿九妹妹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?”
  
  心底对这个妹妹又宠溺又无奈。
  
  这个满身邪气的妹妹啊。
  
  哪有小姑娘家家的,这般毫无顾忌打趣自己爹娘的。
  
  他们故意岔开九儿的话,九儿本来就是调皮一下,当然点到即止了。
  
  桌上的大人们含笑无语。
  
  咳,总之。
  
  这顿早饭,没有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。
  
  午饭,也没有。
  
  晚饭,姗姗来迟。
  
  然后,百里绯月私下里又被千雪晴那几姐妹逮着机会好一番揶揄。
  
  接下来两三天,譬如东方卿和长孙无极偶尔会下下棋。
  
  百里绯月会带凤鸾那边的姐妹们出去游玩。
  
  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又是自成一派玩在一起。
  
  相聚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毕竟这些人都不是闲人。
  
  当这些亲人基本都告别走完后,也差不多到了三朝回门的日子。
  
  是的,这场婚礼全程非常重规矩,非常正式。
  
  长孙无极和百里绯月以及三个孩子,拉着满满的回门礼回了将军府。
  
  又在将军府住了一晚上,陪了凌晟一天。
  
  而后,把终于无后顾之忧的凌晟,大车小车的送上了归乡的路。
  
  虽然还有一些远道而来的宾客留在大景京都游玩或者办事,但基本不需要百里绯月等人去招呼了。
  
  送走凌晟后,百里绯月一家人中,长孙情也要回宫去住了。
  
  一国之君不可能天天这样两头跑。
  
  九儿又多陪了百里绯月他们几天,但也收到消息,西域圣教圣城那边有事需要她回去处理。
  
  九儿走之前,去见了长孙情。
  
  “哥,我要去西域一趟。”
  
  “难得,你居然来和我打声招呼。”
  
  九儿笑眯眯,“我是来问你要零花钱的。”小手一伸,“好哥哥,妹妹要出远门,给点零花呀。”
  
  长孙情冷哼了一声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收到了多少东西。”
  
  九儿冲他做了个鬼脸,“你果然还是嫉妒我吧。谁让你自己臭屁着个脸,不好意思问姨祖母和舅舅哥哥们要。”
  
  她从怀里摸出一叠银票,“啧啧,看看呀,这可是父王给的。父王的私产哟,哥哥你有没有啊。”
  
  她简直以逗得这个哥哥跳脚为乐。
  
  长孙情嘴角抽了抽,“这场婚礼,父王全部用的他自己的私产所办……“
  
  九儿插嘴,“娶妻嘛,当然要用自己赚的钱办啦。哥哥,你好搞笑哦。还是糊涂了呀。父王虽然不重经商,但是以前他随随便便投的那些产业……你也不至于以为他办了一场婚礼,就没钱给我零花了吧?”
  
  “我是见不得你这种明明自己抱着金山银山,却厚脸皮到处刮油的德行!”
  
  九儿嫌弃,“我要的可不是零花钱,而是乐趣。这么好玩的事,哥哥你这种无趣的人当然体会不到了。”
  
  长孙情太阳穴突突直跳,伸手就要去提她领子。
  
  把人扔出去。
  
  九儿立刻狗腿无比一把抱住他胳膊,“哥,哥,我错了。父王给我的零花钱,我分你一……丢丢!”
  
  一点诚意也没有。
  
  却屡试不爽。
  
  长孙情垂眸,“说吧,找我到底什么事。”
  
  “就是父王他们这次大婚,可说是现如今世上,除了南疆巫教掌教和断念小舅舅外,其他医术最高明的人都来了。”
  
  “但是,这些医术高明者譬如姨祖母,譬如女帝姨等人,和父王接触这么几天,都没看出父王身体的任何问题。”
  
  九儿仰头,巴巴的看着自己哥哥,“我是不是可以放下心,可以告诉我自己,父王的一些反常,只是因为父王现在性子确实变了一些,而不会是其他?”
  
  “哥,”她脑袋靠在少年臂肩上,软软声的道,“父王只是想要保护娘亲,想要保护我们,对我们好一些,对不对?这只是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最基本想做的事情对不对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