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算计我不能娶你 > 第1章 算计,我不能娶你

第1章 算计,我不能娶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1章算计,我不能娶你
  
  “贱人!瞧你生的好女儿!”
  
  将军府,当家主母李氏恨得亲自动手,一巴掌狠狠甩在跪在地上的美妇人脸上。
  
  美妇人嘴角破血,脸瞬间肿了起来。
  
  见她死人一样不吭声,李氏厉声道,“来人!给我打!”
  
  两个粗壮的仆妇上前擒住根本没挣扎的美妇人,把她脑袋狠狠摁磕在地上。发出触目惊心的响。
  
  就在藤棘快要甩到美妇人身上的瞬间。
  
  “住手!”
  
  声音响起的同时,藤棘被人握住。
  
  仆妇也被一脚踹开。
  
  那是个挺着大肚子的,红衣如火的少女,很快,握住藤棘的手啪嗒啪嗒血滴下来。
  
  一直无动于衷的美妇人霎时变了脸色。
  
  心疼的去护她的手,“婧儿!”
  
  “娘,我没事。被小刺破了点皮而已。”眸光缓缓在屋内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李氏身上,“女儿今日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动您。”
  
  轻描淡写一句,仆妇们都缩了一下。
  
  这位三小姐,平时虽和气。却是这府里身手仅次于将军大人的。仆妇有些忌惮,不敢上前。
  
  李氏到稳得住,“凌婧,你虽是个庶出,好歹也是老爷的亲骨肉。你做的丑事我已让人书信送往边疆。在老爷没回复前,我不会把你怎样。可,”冷笑了一声,“我身为这凌府的当家主母,要处理一个贱妾还是有资格的,就算老爷,也断然不会过问。”
  
  又看向美妇人,“甄觅,你也怨不得我。我不是没给过你们母女机会。七个月前你女儿肚子里发现了野种,我也把这事按下来了。整整七个月,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把这野种处理掉!偏生自我作践,眼看肚子这一天天大起来。你们不要脸,我们还要!”
  
  凌婧淡淡道,“请你嘴巴放干净点,他不是野种,他的爹叫上官洵!”
  
  “就是,三姐姐肚子里野种的爹叫上官洵。”
  
  门口一个天真娇俏的少女走了进来。走到凌婧面前,“你相信么?我的白痴三姐姐?你还真以为七个多月前那个晚上,睡了你的人是洵哥哥?”
  
  她眼中闪过嘲弄,“当初在客栈你中了药,昏迷不醒。我这个做妹妹的体谅你,自然找了几个壮汉送给你享受。谁能猜到你那么贱,有壮汉不要,不晓得迷迷糊糊摸到哪个野男人房里去了。”
  
  哼笑了声,“洵哥哥是念着你们的旧情,怕你伤心,才说那夜的人是他!才说他要娶你!洵哥哥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来找你了吧?你想知道原因吗?”
  
  她凑近凌婧,“因为他和我在一起。我的好姐姐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,当初你在客栈中了药,的确是江湖中人下的手没错。可那些江湖人,是妹妹我找来孝敬你……啊……”
  
  话还没说完就被掐住了脖子。
  
  眼看凌嫣然直翻白眼,四周都慌了。
  
  突然。
  
  “阿婧!住手!”
  
  劲风疾掠,冰冷寒锋。
  
  五尺长剑,已指着她喉咙。
  
  凌婧看着眼前这个青梅竹马的恋人,似笑非笑脸扭了一个几度古怪扭曲的角度。轻声念出他名字。
  
  “上官洵,你拿剑指着我?”
  
  白衣翩跹,公子如玉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色。
  
  缓缓移开剑。
  
  “阿婧,是我对不起你。你不要迁怒嫣然。”
  
  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,凌婧简直有些不认识他了。
  
  “你可知道,七个多月前那一晚上我中药,是她害的?”
  
  上官洵有些困难的点头,“当晚嫣然就给我说了。她很后悔,在我面前哭得很伤心,还要自戕,是我拦了下来。阿婧,嫣然还小。她觉得自己一个嫡出,凌将军却处处喜欢你这个庶出的姐姐。她一时嫉妒,才做出那种不懂事的事。”
  
  “阿婧,”他很认真的看着她,“我这三个月没来找你,绝对不是因为介意你肚子里的孩子并非我亲生骨肉。也绝非对你无情。而是,我……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嫣然。正因我们自小的情谊,我才不能在明确喜欢嫣然的情况下去娶你。这对你和嫣然来说,都不公平。”
  
  他又叹了口气,“阿婧,嫣然和你不一样。你任何时候都能照顾好自己,不会吃亏。她却只是个柔弱天真的小姑娘,没有什么心眼,也不够聪明。唯一做的错事,大胆的事,就是当初对你下药。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,原本当妹妹护着。也不知什么时候,发现想要护她一辈子。阿婧,你知道么。你有我没我都能活,嫣然不行。你放心,你肚子里的孩子,我会向凌将军和夫人求情。求他们让你生下来。你以后要嫁人不嫁人,我都会照顾你们的。你,也是我妹妹……”
  
  他笑,如春沐春风,仿若江南泼墨画中走出的。
  
  带着近乎柔情的诗意,“乖,把嫣然放下来。我们不闹了好不好?你是有身子的人,我先带你下去把手上药,包扎一下。你看看你,总是不记得自己是姑娘家。好在这次是手扎了,要是脸破相了,有你哭鼻子的。”像对待一个难得顽皮的孩子那样,满目宠溺包容,“来,我们下去包扎手,别动了胎气。乖啊,不闹了。”
  
  说着伸手,习惯性的要去揉揉凌婧的脑袋。
  
  不料。
  
  “呸!”她笑得沥血的唾了他一口,“上官洵,你怎么就这么让我恶心了呢?你是眼瞎心盲到什么程度?我闹?哈哈哈哈,我闹?!!”
  
  呵呵……
  
  呵呵!
  
  真是好一个为她着想啊。
  
  凌婧目光死死盯着他,似要看透他的骨他的血,刺穿他的心!
  
  她六岁和他相识。
  
  到如今,整整十年!
  
  那些一起长大的日子。
  
  后来那些悸动的日子。
  
  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,都是狗屁么?
  
  现在他那是什么眼神,忧伤?痛楚?
  
  是她瞎了眼,猪油蒙了心!
  
  突然,肚子一波剧痛袭来,痛得凌婧脸一白,连在抓住凌嫣然的力气都没有。
  
  动了胎气?!
  
  她身体素质一向很好,胎也很稳。
  
  现下却来势汹汹,几乎站不稳。没道理她这样小心还……陡然,一种不好的预感,她心底一股寒意爬上来。
  
  不。
  
  她拼命深呼吸,尽量想稳住那源源不断往下涌的热流。
  
  宝宝在她肚子里七个月,是她的孩子!
  
  宝宝,娘会保护你,娘会带你走,娘要带你走!
  
  你在坚持一下!
  
  凌嫣然一得了自由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  
  扑到上官洵怀里,“洵哥哥……三姐姐她想掐死我……我刚刚好怕。以为自己就要死了……”
  
  “不怕。阿婧不会那么做。以后,我也会保护你的。”男人柔声抚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